社评:职级制让校长回归“教育人”身份


今天的教育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时代。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进入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新时代教育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人们对好教育的需求和教育自身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一矛盾,需要我们的教育改革从点到面,从面到体的全方位变革;需要我们的教育管理者、教育从业者从“其他人”向“教育人”的身份和职能转变;需要我们的教育实现从浅层走向深入的深层次变革。

而校长职级制所要解决的正是教育主体之一——校长的“身份”问题。这实际上包含两方面问题:一是真正选出热心教育、喜欢教育的人办教育,并为此开辟平台和路径;二是通过制定制度,确保让热心办教育、热爱办教育的人一心一意办好教育,并为此营造制度和人文环境。

校长职级制的实质不仅是让教育人回归其身份,更要明确其专业化的发展方向。事实上,在人人都要求“上好学”,社会发展也需要教育更精细、更个性化的今天,教育的专业化需求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教育的改革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老百姓用脚投票的巨大挑战。

但长期以来,从事教育者的专业驳杂、身份错乱是一大问题。在校长“行政”身份远大于“教育”身份的前提下,校长分为股级校长、级校长、处级校长、局级校长等等不一而足,而往往越高级别,位置越少。同时,在“身份”异化的背景下,难免“婆婆”甚多:组织、人社、编制、财政、教育等等,“紧箍咒”漫天飞舞,校长不堪其累,对教育难免“力不从心”。

实行校长职级制,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专心致志地去做事,还教育人真正的教育身份,不仅是校长职级制改革的初衷,也是教育进入新时代的客观需要,从一定意义上说,深化教育改革最重要的也是通过体制和机制的变革,解决“人”这一关键主体的身份、职能问题。没有一系列类似“校长职级制”的制度推进和落实,深化教育改革就难以实现,老百姓“上好学”的期待也无从落地。

都说教育是农业不是工业,更需要精耕细作和专业技术,而长期以来,由于社会发展的精细化不够以及人们对教育的理解尚未达到一定程度,教育的专业性并不为人们所重视,从而导致教育人的专业性不足,教育人的专业性不足。不仅大大降低了教育的效果,也不利于教育改革的深度推进。因此说,促进校长以及教育人的专业化、职业化发展是教育改革深度推进绕不过去的关口。

当然,任何改革都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不可能单兵突进;而且,当下我们面临的诸多教育难题也绝非一个校长职级制变革就能解决。但教育改革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面对教育进入新时代,面对老百姓对“好教育”的期待,让教育者回归教育人身份,致力于专心办学,提升其专业水平和办学水平,不仅是教育改革自身的需要,也是时代赋予教育人的使命。


□文/肖振